侠客岛:关键时间节点 默克尔再次来华有何深意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Dskqznh
  • 来源:钓鱼频道

记得还在德国念书时,一位德国老人对岛叔说:你看,我们德国制造的厨具技艺精良,配得上“德国制造”的称号,那些廉价的中国商品大量涌入,把我们产品的市场都挤压了。

德国人的自豪与耿直就像“德国制造”一样,刻画在大家的心里。当时岛叔没说出口,但心里想:如果没有这些中国制造的厨具,大量德国人可能就无法保证正常吃饭了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那些德国制造的高端厨具,连普通德国人都觉得贵得不想买。

德国人明白着呢,在这个时代,必须和中国一起,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中,才能实现共赢。

这不,已经访华11次的德国总理默克尔,又来了。

今天(7日)默克尔在武汉,参观了武汉长江大桥(来源:东方IC)

定调

2005年末,默克尔上任伊始,德国的外交理念和现在不同,那时候西方世界流行“价值观外交”。

当时德国政府在《亚洲-德国和欧洲的战略挑战和机遇》的文件中这么写到:“与日益自信的亚洲打交道的正确方法是坚持我们的价值观和理念”。

直到2013年默克尔进入第三个任期后,默克尔政府开始反思外交政策,变为强调价值观与现实利益并重。

从此,中德关系变得更加务实,进入较为平稳的发展周期。2014年3月,习近平访徳期间,中德双方共同发表了《关于建立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》。

去年3月,在默克尔进入第四个任期后,中德关系的杂声却在德国国内响起。

德国内部对华态度存在不同观点,有人追随美国,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,要遏制和防范中国;有的认为中国是一种机遇,要积极接触中国。

随着中国在欧洲的存在感越来越强,两种不同的声音越来越激烈碰撞,德国面临的多重内外部压力也越来越大。

这两天,默克尔第15次访华,与中国领导人见面,还率领一个庞大的商贸团,终于给国内的纷争定了调:德国希望与中国进行战略沟通,在肯定存在竞争的基础上,将努力使合作与共赢成为中德关系的主基调。

2014年7月,默克尔在成都映象餐厅学习川菜宫保鸡丁的做法(来源:新华社)

压力

德国如今面临着哪些内外部压力?

最基本的,是德国经济的疲软。近几年来,全球经济不景气,美国还搅起各种贸易争端,受此影响,德国政府预计今年GDP增长率将下降至0.5%。要知道,2018年这数据还是1.4%。

更何况,作为欧洲经济引擎的德国经济增速下降趋势,会蔓延到整个欧洲。在经历了十年的经济停滞后,低通胀、低利率和低增长已成为欧洲经济的新常态。

经济复苏难启可能产生连锁反应,最直观的是高企的年轻人失业率,尽管2018年情况已有改善,但欧盟青年失业率仍高达15.2%。同时,城乡差距和成员国间差距日益扩大,加剧民众的被剥夺感,这导致了欧盟内部沉渣泛起,民粹主义势力抬头。

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德国。民粹主义政党的强势、主流政党的式微、执政党基民盟内部的分歧、默克尔在2021年结束总理任期等,未来都可能使德国内政陷入一种碎片化状态,继而导致欧洲陷入领导力真空。

在内部掣肘的背景下,默克尔访华是重塑德国内部信心和凝聚共识的机会,既可以缓解内部压力,也可以争取外部空间。

说到外部空间,大家也都知道德国的外部压力来自哪里。美国重返中东欧并未带来跨大西洋关系的好转,反而强化了欧盟内部的分裂。

美国在欧盟内部安插的重要棋子就是波兰。还记得上周“美国与波兰签署5G声明,要求排除不安全供应商”的新闻吗?如今,波兰与美国关系特殊化,已代替英国成为美国制衡德国领导权的主要力量。

欧盟在今年3月,曾推出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友好的对华报告。报告中将中国视为经济竞争者、体系竞争对手。但我们知道,欧盟内部绝非铁板一块。

在上述背景下,中德互有诉求。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、贸易大国、多边主义秩序的维护者,中德加强合作的战略意义更加凸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