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行3年记者:曾看断指会头晕 现在夜行5公里没压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mDaUomtFo6
  • 来源:手机资源下载网

△ 2016年7月8日,湖北武汉,新京报记者陶冉在拍摄受大雨影响的城市内涝画面。摄影/和冠欣

新闻工作者们是群别扭的人。

我们有的很少,

一份初心,一份热忱,一份共情。

我们要的很多,

触摸真实,寻找真相,传递希望。

今天是第20个记者节,在这个不放假的工作节里,我们邀请了几位同事,来聊聊工作这些年自己的变化。

-入行3年-

“不再因无知而偏见,不再因肤浅而轻信”

△左图,2016年12月30日,西藏拉萨大昭寺,入职新京报前一周的李宁远。

△右图,2019年4月27日,斯里兰卡科伦坡,采访连环爆炸事件间隙的新京报视频记者李宁远。

一线3年,粉底液换了3个号,体重长了10斤,飞行里程257小时40分钟,再也没穿过高跟鞋。

刚入行时看到断掉的手指会头晕,现在可以看着《CSI犯罪现场调查》下饭。曾经怕黑怕狗怕独行,现在手里拿着脚架荒野夜行5公里无压力。

我自己比较开心的变化是,成为了一个比以前沉得住气的人。不再对任何人轻易评价或者下结论,不再因无知而偏见,不再因肤浅而轻信,也不再容易受伤害。

-入行5年-

“一年比一年有耐心、有计划”

△2015年4月,西安,从毕业后第一份正式媒体工作离职的王国强。

△2019年4月,青海,和父母一起休假的新京报微博编辑王国强。

今年是我在新京报工作的第四个年头,时间很快,肉眼可见的沧桑了许多。

这些年逐渐适应了北京的城市节奏,通勤时间长也不会觉得那么难挨。我认为最大的改变是比过去更加有耐心、有计划了,希望能继续坚持和努力,也希望自己不要失去好奇心与激情。

另外,随着年龄的增长,自己最近越来越意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,开始把健身提上日程,希望能好好坚持。

-入行7年-

“最大的变化是专业知识和从业经验”

△2010年10月,成都,大学生戴玉玺130斤,发量浓密,还能看到下巴。

△2019年3月,北京,新京报APP高级要问运营戴玉玺160斤,发际线显著上移,自认侧身拍照是最佳藏肉角度。

7年来,比起外表,更大的变化是专业知识以及从业经验。

7年前的我还是个懵懵懂懂的毕业生,每天跟在老编辑后边为自己的未来焦虑。如今的我多了份从容,知道怎样的选题更能引发共鸣、怎样的内容更直抵人心,同时也对自己所从事的媒体工作更多了几分敬意。

还原真实的事发现场,把第一手资讯送到读者面前,或许这就是媒体人最基本也最神圣的责任吧。

-入行12年-

“活得越来越通透”

△2006年5月1日,大连,大学三年级的刘洋。

△2019年8月,大连,儿子四岁半的新京报社会新闻记者刘洋。

因为在工作中要接触各行各业、感受人生百态,所以这些年一直处于不断学习和积累的过程中。

其实还挺感谢这份职业的,它给我带来的新鲜感和成就感让我年复一年地保持少年好学之心,不知不觉,这么多年就过来了。

可能是职业让我看到的更多,也可能是成长让我的生活化繁为简,感觉近几年自己对生活的追求越来越简单,人也活得越来越通透。

最近特别希望有一次只属于自己和闺蜜的旅行,我俩已经商量好了,就等她断奶了。